新电改方案被曝出炉: “三放开”将撬动万亿市

3月21日,中国证券报、凤凰财经等多家媒体曝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3月15日已经内部印发,不久将正式发布。

每经编辑 赵庆

编者按:

传说中撬动万亿市场的新电改方案,犹抱琵琶半遮面。虽然这份文件被媒体曝光的日期与下发文件的日期相比整整落后了一周时间,但丝毫不影响它的关注度。

根据部分媒体的曝光,文件主要内容可概括为三放开、一独立、三加强。业内人士认为,电改政策的出台,无疑将开启全国5.5万亿度售电对应的万亿元级别市场,也将提高发电、供电以及用电效率,达到全社会经济性。新政策何时正式公布?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电改方案被曝出炉:

三放开将撬动万亿市场

3月21日,中国证券报、凤凰财经等多家媒体曝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3月15日已经内部印发,不久将正式发布。

根据凤凰财经报道,原先热议的四放开在这份文件里变成了三放开:放开新增配售电市场、放开输配以外的经营性电价、公益性调节性以外的发电计划放开。而原先出现的售电业务放开、增量配电业务放开被糅合成了一句话新增配售电市场放开。

业内认为,新电改有望开启万亿市场,售电侧放开有望成为本轮改革的最大红利。发电企业如五大电力集团以及有资金实力的民营资本集团有望率先进入。

为啥改?

市场交易机制缺失等

凤凰财经称,《意见》认为,自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实施以来,电价形成机制逐步完善,在发电环节实行了发电上网标杆电价,在输配环节初步核定了大部分省份的输配电价,在销售环节相继出台差别电价和惩罚性电价、居民阶梯电价等政策。

其中谈到问题,电力行业发展面临亟须通过改革解决的问题,主要是:

市场交易机制缺失,资源利用效率不高。售电侧有效竞争机制尚未建立,发电企业和用户之间市场交易有限。节能高效环保机组不能充分利用,弃水、弃风、弃光现象时有发生,个别地区窝电和缺电并存。价格关系没有理顺,市场化定价机制尚未完全形成。现行电价管理仍以政府定价为主,电价调整往往滞后于成本变化,难以及时并合理反映用电成本、市场供求状况、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保护支出。

各类专项发展规划之间、电力规划与能源规划之间、全国规划和省级规划之间难以有效协调,电力规划的实际执行与规划偏差过大。

可再生能源发电保障性收购制度没有完全落实,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无歧视、无障碍上网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

怎么改?

重点和路径已经明确

针对以上问题,《意见》明确了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重点和路径: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架构,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规范运行;继续深化对区域电网建设和适合我国国情的输配体制研究;进一步强化政府监管,进一步强化电力统筹规划,进一步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

《意见》明确将会保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用电价格相对平稳,切实保障民生。此外,还要坚持节能减排,积极开展电力需求侧管理和能效管理,完善有序用电和节约用电的制度。

新电改改了啥 六大亮点抢先看

◎在理顺电价形成机制的表述中,明确了要单独核定输配电价。政府定价的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输配电价逐步过渡到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分电压等级核定。用户或售电主体按照其接入的电网电压等级所对应的输配电价支付费用。

◎合理确定生物质能发电补贴标准。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发电企业上网电价由用户或售电主体与发电企业通过协商、市场竞价等方式自主确定。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用户购电价格,由市场交易价格、输配电价(含线损)、政府性基金三部分组成。

◎规范市场主体准入标准。按照电压等级分期分批放开用户参与直接交易,参与直接交易企业的单位能耗、环保排放均应达到国家标准。

◎建立辅助服务分担共享新机制。用户可以结合自身负荷特性,自愿选择与发电企业或电网企业签订保供电协议、可中断负荷协议等合同,约定各自的辅助服务权利和义务,承担必要的辅助服务费用,或按照贡献获得相应的经济补偿。

◎鼓励社会资本投资配电业务。允许符合条件的高新产业园区或经济技术开发区,组建售电主体直接购电,鼓励社会资本投资成立售电主体,允许其从发电企业购买电量向用户销售;允许拥有分布式电源的用户或微网系统参与电力交易;鼓励供水、供气、供热等公共服务行业和节能服务公司从事售电业务。

◎全面放开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市场。放开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建设,支持企业、机构、社区和家庭根据各自条件,因地制宜投资建设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发电以及燃气热电冷联产等各类分布式电源,准许接入各电压等级的配电网络和终端用电系统。

(综合中国证券报、凤凰财经)

新闻背后

售电侧放开成最大红利

据中证报报道,售电侧放开则有望成为本轮改革的最大红利,将改变目前电网公司统购统销的垄断局面。这就会使得电力用户拥有向不同的市场主体购电的选择权,电力生产企业可以选择向不同的用户卖电,电力买卖双方自行决定电量、电价。电改政策的出台,将开启全国5.5万亿度售电对应的万亿元级别市场,具备电改先行条件的区域性电力平台如四川、云南等地有望受益。